血战太行山

血战太行山

  《血战太行山》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山西境内发生的一段抗击日寇的真实故事,

  其中舒畅在剧中扮演了一对姐妹花。姐姐郝喜娥她是一个对无限忠诚的,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干部。然后,妹妹郝喜兰是一位有勇有谋、敢爱敢恨的,一个女中豪杰。王斑

  日军赶往石拐会议地区,贺子林支队接到阻止日军命令,他们要在山西和顺做好埋伏,以为总部撤退争取时间。为避免电台密码泄露,司令员命令郝喜娥将密码本记住后烧掉。贺子林接到命令后急速向预定地点赶去,与此同时日军也接近了目标地,指挥部对于日本人到达和顺感觉很奇怪。贺子林命一大队攻击日军左路部队,他们的电台也受到干扰,由于日军采用了新型,只有保持无线电静默才能避免被发现,为引开日本人,郝喜娥决定用自己的电台将日本人引开,大队日军向她追过去。郝家镇的栓贵去河北收账还没回来,这让掌柜的很担忧。田双全从日本赶回国内,上级命令他打入日军内部,代号为九号。掩护郝喜娥的战友和她将日本人引到山顶后就跳了下去,之前郝喜娥将她背的电台炸毁,愤怒的日军无功而返,日本人看着六个人五座坟,他们怀疑有人没死。贺子林也知道了他们从山上跳下来,可能有人生还,他派人去村子里打探消息。郝喜娥被从河北回来的栓贵背到了她家,她爹急忙请来郎中和镇长,她满脸都是血。栓贵回去后将发生的情况告诉了众人。日本人将附近的老百姓都召集到一起,他们想从老百姓口中打听八路的消息,结果什么也没问出来。日本人只好来到郝家镇挨家挨户搜查,田双全知道后前去打探情况,他的同学龟尾见到了他,他将龟尾请到家中,龟尾邀请他做自己的翻译官。龟尾来到和顺是为了煤炭和粮食物资,田双全决定考虑一下再回复他,龟尾提出要搜索一个八路,田双全只好答应他做他的向导。

  郝喜娥经过抢救保住了性命,她爹让人将衣服给烧了。田双全带着日本人挨家挨户地搜索着八路的下落,日本人进到郝家后见到正在下神的情形,当他进屋后听说郝喜娥得了霍乱,就这样全家人在日本人面前演了一场戏,田双全说床上躺的就是他青梅竹马的恋人郝喜娥,龟尾只好带人撤退。田双全送走日本人后返回去看郝喜娥,他要进去看她被郝家人阻止,听完她的病情后田双全只好先行回去。郝喜娥醒来后发现在自己家中,她只摔坏了胳脯和腿,幸好没有受重伤。贺子林司令员也让人继续寻找失踪的第六个人,他们看到了山下被人追赶的人很像郝喜娥,看着她被追赶就开枪救了她。田双全准备去和顺县城,栓贵将他送到县城门口后就回去了,他是来找龟尾的,他见到了龟尾的的妻子美惠子。和顺的葛书记带着关有为来到贺子林处,关有为是太原大学的学生,主要是来配合他们发动群众工作。栓贵将八路军的消息告诉了郝喜娥,她知道他们在营田镇,她准备尽快回到队伍上去,栓贵也想加入到八路军的队伍,小臭听到后也想加入八路军的队伍,但郝喜娥没同意他加入。田双全知道自己的使命,他在想着如何去接近龟尾的办法。郝喜娥准备走的时候被她爹锁在屋里,家人怕她跑了,她双胞胎妹妹喜兰下落不明。郝喜娥想着栓贵的话,她在屋里两天没吃饭了,她爹是坚决不让她出门。关有为在路上见到了郝喜娥的妹妹郝喜兰,他错把他当成了郝喜娥。

  贺子林知道九号已到和顺地区,但他们认为九号不知道郝喜娥牺牲的情况。当关有为将见到郝喜娥的情况告诉贺子林时,他们认为那不是郝喜娥,尽管她们长的都一样。田双全向美惠子问了龟尾来中国后的情况,他聊起了在早稻田大学上学时候的情形。龟尾接到了去征集粮食和煤炭的命令后就带人出去了,村民见到日本兵后慌忙躲入太行山中,他们在村中没有找到粮食,只能是无功而返。郝镇长招集好镇上村民在戏台前说日本人抢粮食的事情,交待好村民后将会解散,并让一些青壮年保护镇子。关有为来到郝家镇教书,镇上已经一年多没有人教书了,在郝喜娥家中她见到了关有为,两人对视而不敢相认。美惠子在劝着龟尾不要乱杀人,龟尾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来得到村民的粮食,他准备向田双全请教。田双全将情报放到了指定地点,他看到了郝喜娥将情报取走。小臭看着关有为箱子里的书很是羡慕,关有为让他以后跟着自己学认字。关有为对龟尾讲起了弦高的故事,他向他表达了自己的后悔之意,田双全的分析让龟尾认为很对,龟尾想让他和自己一起去郝家镇征集粮食。关有为面对郝喜娥假装不认识,郝喜娥知道田双全和日本人在一起后很吃惊,田双全将日本人先带到了自己家中,龟尾还带去日本礼物。田双全让栓贵去找郝二合做了几桌子饭菜来宴请龟尾,田双全爹看到这些后很不高兴,以身体不适为由离开了,他认为田双全就是败家子。龟尾对于田双全的款待表示感谢,日本人吃完饭后从他家里离开。田双全在送日本人的时候见到关有为,等他回家后被他爹臭骂一顿。

  田双全告诉他爹说龟尾是为了粮食和煤炭而来,他爹认为他是念书读糊涂了,栓贵听到田双全和他爹的谈话,当田双全向栓贵头问起家中粮食的时候,栓贵假装不知。田双全找到郝镇长说事儿,这让众村民不知为何事儿,人们都议论着粮食的事情。田双全见到郝喜娥后,她并不认眼前的田双全,他们之间的谈话被关有为听到,田双全猜出了她就是龟尾要找的人,她说自己是郝喜兰,郝喜娥没想到田双全是心甘情愿地当了日本人的狗,田双全知道那天她身上的伤是摔的,经过商量郝喜娥准备冒充郝喜兰。郝银锁准备当日本人安排的维护会长,他是不会为日本人卖命的。对于田双全,郝银锁还是决定先看一下他以后的表现再做处理。郝喜娥将田双全的怀疑告诉了栓贵,栓贵答应帮她隐瞒身份,他们之间的谈话被躲在窗户外面的关有为听到。田双全爹在老百姓面前大夸他儿子,众人不理解翻译官是什么官。郝银锁去找田福元商量补办七夕节的事儿,田福元在镇上是有名的小抠。郝银锁在酒馆的试探让田福元从假装的酒醉中醒来,他让田福元带头捐钱和粮,但田福元听后坚决反对。田双全带着日本人来到郝家镇,村民们被集合到戏台前,龟尾向老百姓们保证了几条,还发给大家良民证。田有为将在郝家镇上打听到的情况告诉了贺子林,刘政委嘱咐他在工作中一定要小心谨慎。郝银锁知道怎么当这个维持会长,田双全说这个维持会长是他建议日本人让他当的,郝银锁是坚决不会让日本人在郝家镇得到粮食和煤炭,并说以后有事儿多和自己商量。

  郝喜娥知道了日本人发了良民证给村民,田双全主动拿着办好的良民证交给郝喜娥,但郝喜娥不承认自己的身份,他讲起了小时候的事情,但她还说自己就是郝喜兰。田双全向郝喜娥提起了他当天见到郝喜兰的情况,两人对上暗语后知道了双方的身份,郝喜娥去接情报的时候上面让她保护好关有为。日本人开始在街上查良民证了,郝银锁急忙赶过去应付。日本人闯入郝家镇学堂,关有良被带走了,由于他不是郝家镇长的人,日本人不给他办良民证。贺子林不知道关有为是怎么被抓的,他想让人把日本人派出来后再去县城救他,但得到了刘政委的阻止。栓贵和郝喜娥赶往营田镇,他们想找贺子林商量营救关有为的事情。郝喜娥顺利地见到了贺子林,她爹对于她的失踪表示极大的愤怒。田福元知道他家的驴不见后十分着急,顺子去找也没回信。贺子林让郝银锁来解决关有为的问题,郝喜娥回去后说她去想办法救关有为了,她爹认为他就是个外人,郝喜娥说她想嫁给关有为,这让她爹很吃惊。栓贵回去后将两块大洋交给了田福元,编个假话骗过了他。郝银锁也准备去县城救关有为,到县城和龟尾交涉后才把他给放了出来。在监狱中关有为受到日本人的刑法,但他什么都没说,幸好营救的及时。田双全将栓贵叫到跟前问郝喜娥和郝喜兰的事情,从问话中他在试探着栓贵。

  郝喜娥和关有为要假成亲来骗过日本人,以方便以后的工作开展,关有为准备将这一情况汇报给贺司令。栓贵将田双全的试探告诉了郝喜娥,贺子林司令对于关有为同志的事情很担心,他是首长派来的。郝喜娥在父亲在担心着关有为的家世,郝喜娥向父母介绍了关有为的家庭情况,上级领导批准了关有为的假结婚计划,郝喜娥手中掌握的密码已经作废。郝银锁将镇公所的牌子换成维持会的,田双全也知道了关有为和郝喜娥结婚的消息,田福元在外面并不承认自己家中有粮食。郝银锁把补办七夕节庙会的日子和郝喜娥结婚的日子放在一起,郝贵锁将七夕节庙会的粮食和煤炭都捐了出去,田福元只答应出一半,郝贵锁知道后跑到田福元家门口大骂,两人吵了起来。郝银锁赶过去调解,他田福元就是不拿剩下的。田双全来到郝喜娥家中见到她,她仍不承认自己的身份。等郝喜娥知道他们发生争执后过去解决了,她提出分开两灶做。日本人突然来到郝家镇上,他们又检查良民证,并要知道关有为住在哪里,日本人在关有为的住所没发现本人,搜查之后也没发现任何可疑物品。龟尾问起了关有为的下落,郝喜娥说他回家了,面对日本人的质问吓坏了众人,关有为的到来被田双全质问,郝银锁的话让龟尾很满意。郝银锁要请龟尾被郝贵锁拒绝,田双全还是拿着请柬交给了龟尾。

  田双全在去给龟尾送请柬的时候向美惠子讲起了牛郎织女的故事。关有为将贺司令的话带给了郝喜娥,郝喜娥准备让小臭跑于趟将情报送给贺司令,小臭顺利将情报送到并安全回来。郝家镇正在忙着补办七夕节和郝喜娥结婚的酒席,龟尾也带人按时赴约。田双全带着美惠子去找郝喜娥说让她们带着她一起乞巧,蓝英将美惠子带了进去。由于龟尾不带和顺城中,贺司令命人趁此时将粮食和一些其他物资送往太行山中。郝喜娥和关有为挨桌敬酒,等到田双全的时候他提出要和新娘子敬酒,郝喜娥换大碗的喝法让众人很吃惊。郝喜娥喝了不少酒,她被抬了回去,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在吐,之后她和郝家镇的女子们一起拜了乞巧,美惠子对此很满意。龟尾又一次向郝银锁提出需要粮食和煤炭,郝银锁表面上应承了他。在洞房里他们知道这是假结婚,他们准备来一个共剪西窗烛,郝喜娥向关有为提起了田双全试探她的事情。龟尾接受了手下的建议不能再采用怀柔政策了,他对八路军将粮食和煤炭运往太行山很生气,龟尾感觉自己在和顺县城就像聋子和瞎子,他让田双全将郝银锁请来。龟尾将一辆自行车送给郝银锁,郝银锁对这个自行车很陌生,这是为了让他来回办事方便。

  郝银锁找到田双全,他提出了征粮的事情,这让田双全也很棘手,田双全也帮不上什么忙。郝银锁准备去找田福元要粮要煤炭,郝喜娥感觉郝银锁还算是可以的,由于小臭和田福元家的仇恨太深,暂时不考虑他加入,田福元家的粮食成了焦点。田双全带着礼物去郝家提亲,他说自己是向郝喜娥提亲的,郝喜娥假扮她妹妹应了这门婚事。郝贵锁对于郝喜娥的决定有些担心,她说自己有办法解决,当她说起关有为也是八路军时让郝贵锁更加生气。郝贵锁想让关有为和郝喜娥带着钱离开,他还跪下去求她,但他们说是不会走的,是八路军派他们来的,郝贵锁并不理解他们。田福元对于日本人征粮所持的态度是坚决不交,田双全问起家中存粮时让他生气。田福元让栓贵通知矿上的人停工,栓贵将田家情况告诉了郝喜娥,他们准备将田家运粮的事情汇报给贺司令。郝银锁和手下的人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,郝喜娥决定向郝银锁摊牌,她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郝银锁等人。郝银锁到处征集粮食,田双全的意思是想尽一切办法来拖住日本人。田福元将粮食都运到车上,当他听亲家说粮食都被土匪劫了后又将粮食运回后院,劫粮的是黑鹰山的飞红叶。田福元派栓贵将亲家送回去,他是不会把粮食给日本人。田双全来到郝贵锁家中,他说郝喜娥根本没有在太原上学,并且已经失踪很久了。郝贵锁说可以将那礼品退还回去,郝喜兰答应的事情不算数。

  田双全又提起了郝喜娥当时受伤的事情,他仍然怀疑她是八路军,她的咄咄逼人让他不理解,田双全就是想知道郝喜娥下落。贺司令和刘政委已经做好了埋伏准备并随时准备着夺取周围的煤矿。郝喜娥向郝银锁亮明了她和关有为的身份,他们打算跟着他们一起干。栓贵决定将田福元要送粮食的事情告诉郝喜娥,但他没机会离开。运送粮食的人由于没回去肚中饥饿,田福元让栓贵出去买酒肉,栓贵正好趁此时机将消息告诉了冯管家,冯管家急忙将消息传出去。关应为和小臭去了营田镇将消息汇报给贺司令。田双全知道他爹田福元运的粮食里面都是沙子和糠皮,在出发的时候栓贵才知道车上装的什么,每辆车上只装了一袋粮食,他并不知道田福元在打什么主意。栓贵在运粮路上又将粮食拉了回去,田福元听到驴车声后出门看到了栓贵,他让他再将粮食给运下去。贺司令带人发现了郝喜兰带领的土匪队伍,他们见粮车没过来就撤回了野狼沟。天明后在田双全的命令下其他长工将粮食又搬回了院里,这让栓贵有了休息的时间,栓贵将责任都放了自己睡觉上,这让田福元很生气。郝二和将田家运粮的事情告诉了郝银锁。

  镇子上的人都在议论着田家运粮的事件,栓贵和田双全去了县城,在路上田双全开导着他,田双全怕他想不开就带他到城里散心,他双向栓贵打听起郝喜娥的事儿。郝银锁在镇上公开收粮,这让村民们很不理解,田双全的话说到了栓贵的心里去。郝喜娥见郝银锁在收粮,她准备让他给田福元加施加压力。郝银锁来到田福元家中后见到了躲在床上装假生病的田福元,他知道郝银锁的来意,以于郝银锁的话他以病为由来推托,郝银锁也只好无功而返。田双全通过一天对栓贵的套问,发现他是一个靠的住的人,他准备将他拉过来为自己所用。栓贵穿着一身新衣服回到家中,这让田福元看不惯,这都是田双全买给他的。田双全建议他爹在白天光明正大地将粮运出去,栓贵按照指示开始在大街上招工,由于人手不够用,他去向郝家借长工,冯管家将郝喜娥叫了出来,田双全的突然出现让栓贵没来及将详细情况说出来。郝银锁带人来到田福元家收粮,田福元让他先去郝贵锁家收粮,只要他们出自己就出粮。田双全没从郝贵锁家中将长工借出来,他不是想借人,而是想看一下关有为和郝喜兰对他们家运粮的反应。对于田双全借长工的事情郝喜娥建议她爹将长工借给他,关有为认为他们运粮车可能有假,他提出了借刀杀人之计。贺司令接到消息后准备到时假装向天上放枪,郝银锁将田福元要运粮食的事情告诉了龟尾,龟尾急忙派兵过去。

  当栓贵带着粮车刚出郝家镇不远就被黑鹰山的土匪将粮车抢去,田双全赶到时车已被抢走,栓贵听到了领头人的声音像是郝喜兰的。当栓贵等人回去后,田福元假装大哭,他的太太也大骂起来,当郝贵锁听到他们的大骂声音后暗自窃喜。日本人也在赶往郝家镇的路上,栓贵将郝喜兰扔的红叶镖拿给郝喜娥看。有人将郝喜兰抢粮车的事情告诉了田双全,郝贵锁在酒馆里听到了运粮人的议论。郝喜兰发现车上只有几袋粮食,大部分都是沙子。当田双全赶到郝贵锁家中后,发现郝喜娥就在家中,他说是她抢劫了他们家的粮食,还有一群人作证。日本人来来到田福元家中,他让太太接着喊叫,他将粮食被土匪抢的事情告诉了龟尾。田双全知道日本人去了他家后就赶了回去,他看到龟尾将他爹绑起来,龟尾认为田双全是在欺骗他。郝银锁建议龟尾带人去追粮车,等他们追上后才知道那粮食里面都是沙子,里面发现了八路军留下的字条,田双全只好说出了实情,他也不知道父亲将粮食藏在何处。田双全对龟尾建议让他把自己抓回县城,并让田福元拿粮食来赎自己,龟尾按照他的想法将他押走。田福元眼看着田双全被日本人抓走,郝贵锁在门口听到了关有为和郝喜娥的谈话,这让他想到了郝喜兰,当关有为和郝喜娥出来时他讲起了郝喜兰被卖的事情,郝喜娥知道她妹妹失踪的原因后也很伤心。田福元仍然坚持着他家没有粮食,郝银锁也是没办法只好回去,关有为和郝喜娥带着烧鸡和烧酒来到郝银锁家中。龟尾接到司令部的电话,上面让他抓紧时间将粮食运往前线,他将好将田双全拘押起来,到了晚上龟尾让人去了郝家镇。郝贵锁看着收成不好就免了佃户的租子,这都是郝喜娥和关有为的劝说起了作用。

  田福元让顺子去郝银锁家中,说是有大事商量,在地里顺子找到了郝银锁,等顺子回去后被田福元训斥一顿,他只好亲自去请郝银锁,他打算用北山坡的煤矿去换田双全。在监狱中的田双全怀疑龟尾察觉了他,他要想办法把粮食送到山里去。美惠子没想到龟尾会这么残酷,为了取得胜利他是不是顾及田双全的感受。田双全确实是不知道他家的粮食在什么地方,在监狱中难免会遭到委屈。在田福元的乞求下,郝银锁决定去县城和龟尾谈条件,龟尾对于这样对待田双全表示歉意,郝银锁见到龟尾后说明了来意,龟尾仍在郝银锁面前施展苦肉计。郝银锁回去后将田双全的情况总告诉了田福元,田福元按照要求写下了字据。黑鹰口过堂风石破天带人来到田福元家中,田福元假装听不懂,他坚持说家中没有粮食,石破天让人在前后院里搜查,粮仓里什么都没有,只在屋里找到了一些珠宝,那是雪凤的嫁妆,还找到了一箱子大洋,抢完东西后他们就离开了。郝喜娥听到枪声后来到田福元家中,他们知道田家被抢走了五百块大洋。田福元将立的字据交给了郝银锁,郝喜娥宣布了加入的几名成员名单,由她担任党支队书记,关有为担任副书记。郝栓贵感觉田福元开始怀疑自己了,他的主要任务是找到田家藏粮食的地方。龟尾看到了田福元立的字据,还将土匪抢田家的事情说出来。田福元拿出了契约交给龟尾,田双全被放了出来,龟尾要求马上去煤矿。龟尾虽然放了田双全,但他还是要向田福元要粮食,郝银锁也做了证明。

  田福元情急之下说出了郝贵锁家的情况,龟尾对他提供的情况表示感谢,郝银锁带着日本人去了郝贵锁家中。郝贵锁知道日本人来到镇长上后让人将粮食赶快藏到地窖里,他也故意穿上了破烂衣服,还装着饭都吃不饱。当龟尾说出田福元的话后让郝贵锁十分生气,龟尾提出三天内要他们交出五千斤粮食,否则要他们全家性命。龟尾为了粮食已经血洗好几个村庄了,田双全劝他爹拿出粮食来。等日本人走后,郝贵锁在田福元家门口破口大骂,田福元想着那些话只能躲在家中不出来。到了夜里田福元提着灯来到他家藏粮食的地方,地窖里堆满了粮食,看着那么多粮食他愤怒地流下了眼泪。郝贵锁想通了,他准备把粮食都送给八路军,好让他们去消灭日本人。关有为将郝家镇的情况告诉了贺司令和刘政委,他得到命令是保护好田家和郝家的粮食,绝对不能让日本人运走,要先打掉日本人粮道。日本人在运粮途中遭到伏击,龟尾收到情报后急忙带人过去,但他们到时已经晚了,车上的物资早已被运走。龟尾防区的运粮车队连续被袭击,这让日军增加了运粮车队的兵力,贺司令也针对日本人的变化做出了应对之计, 他准备带人去报名参加挖煤的工人。贺子林和一些八路军化妆后来到了煤矿区,他们要为下一步的行动做好侦察工作。煤矿的矿工都跑了,日本人加强了对煤矿的兵力。田福元让栓贵将家具修修,田双有回到家中还得粮食的事儿,他见他爹交交粮食,他就只好去郝找郝银锁要。

  不管田双全怎么说田福元都说家中没有粮食,还将佃户欠租的账本拿给他看,田双全准备拿着账本找他们要粮食,结果是找了十几家结果一粒粮食也没要到。郝喜娥在劝田双全不要再为日本人卖命,从她说话的语气中他感觉到了八路军的气息,但郝喜娥并不承认自己的身份。贺子林在矿上安排着下一步的行动方案,关有为发现了他被田双全跟踪,他只好回到郝家镇,回去之后经过商量他们准备派栓贵去营田镇联络。郝喜娥穿上了郝喜兰的衣服,他们准备演一出暗度陈仓之计。郝喜娥让栓贵去黑鹰口找郝喜兰,如果是她可能会对以后有所帮助。郝银锁见到龟尾后将晚上运粮的事儿告诉了他,龟尾准备派人去接应。郝贵锁让人将粮食装上车,郝喜娥也准备按计划行事,贺司令也按计划准备对日本人动手。田双全来到龟尾处给他捎去了镇上的烧鸡,龟尾将郝贵锁要献粮的事情说了出来。等龟尾带人去接粮食时收到了煤矿被八路军袭击的消息,他急忙带兵赶去。关有为不知道为啥郝喜娥会提前行动,实际上来接应他们的是郝喜兰带的人,这才让他们知道粮食是被土匪给劫走的。郝喜兰发现有人在追赶他们,是关有为骑车追上去,他被郝喜兰的人拌翻了,他说这粮食是郝贵锁家中的,还说自己是郝家女婿,但郝喜兰不管他说啥还是将粮食抢走。煤矿上的八路军见日本人增援部队到后急忙撤退,当郝银锁将飞红叶劫粮的事情说出来后龟尾带人去追赶飞红叶,关有为也被绑在路上,土匪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,龟尾只好带人回到县城。龟尾还是让田双全去要郝家镇的粮食,栓贵在黑鹰口下等到了郝喜兰,他说这粮食是送给八路军的,但郝喜兰并不听他的,她让人将栓贵带到山上。龟尾带兵来到石拐镇,他将一些村民集合起来,还开枪杀了人,他让村民们交出粮食和煤炭,否则就要大开杀戒

  龟尾将集中起来的老百姓全部开枪杀死,就连老人和小孩儿都没放过。郝喜娥也不知道家中的粮食藏在什么地方,她只能做她爹的思想工作。田双全看到石拐镇老百姓被杀的消息后回到家中,他让田福元将家中的粮食藏好。栓贵在黑鹰寨见到了石破天,他称呼栓贵为老弟,郝喜兰经常在山寨上提起栓贵,她已经认石破天为干爹。栓贵在山寨里喝了很多酒,他被扶到房中休息,等他醒来后郝喜娥让他叫自己喜兰妹子。田双全找到郝喜娥,他要和她好好谈一下,他用旧密码和她接头,但田双全并不知道旧密码已经失效。郝喜娥没有从正面回答他的暗号,她猜想田双全可能是九号或者九号已经牺牲。石破天不想让栓贵回去,并想让他当个三寨主,还想让他和郝喜兰把婚事办了,但栓贵感觉他配不上郝喜兰,石破天讲了当年平遥的故事,栓贵感觉他是一个仗义之人,当他提出粮食的事情时让郝喜兰很生气,栓贵提出了辞行的想法,他说自己已经加入八路军,石破天想掂量一下再做决定,说完后栓贵下山了。在栓贵要下山的时候郝喜兰拿枪指住了自己,幸好石破天及时出去将她手中枪打掉,栓贵看着喜兰这个样子,他也不放心就暂时留下来。栓贵向石破天讲到了郝喜娥跳崖的事情,郝喜兰在门外都听到了,她进去后倒酒就喝,她想让郝贵锁亲自来求她,石破天答应了将粮食还给八路军。栓贵回去后将情况告诉众人,郝贵锁宁愿上山给郝喜兰赔理道歉,郝喜娥担心她妹妹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情。关有为怀疑镇上可能有日本人的眼线,郝喜娥决定和栓贵一起上黑鹰寨。

  侦察队孙望族将黑鹰寨的情况汇报给龟尾,龟尾调集兵力去攻打黑鹰山寨,山寨的岗哨将日本人来从偷袭山寨的消息传到山上,石破天做出了应对之策,龟尾命令齐大贵带领伪军走在前面。黑鹰寨进行了顽强的抵抗,面对日本人的炮火,石炮天为了救郝喜兰而受了重伤,随后郝喜娥和栓贵来到寨子里,石破天临死前将郝喜娥和郝喜兰的拉在一起,他把郝喜兰交给了郝喜娥。石破天让郝喜兰带着山寨里的兄弟投靠八路军,说完后他就死了。郝喜兰将石破天的后事办好,她不想投靠八路,当郝喜娥提起她们爹时郝喜兰并不认那个爹。郝喜兰提出要和郝喜娥比试骑马、打枪了和喝酒,如果郝喜兰赢了就同意将粮食还给他们。郝喜娥做了郝喜兰的枪靶子,她用智慧赢了第一局。第二局郝喜兰在骑马比赛时故意开枪惊吓了郝喜娥的马,这让她取得了胜利,栓贵背着郝喜娥回到山寨的时候被拒绝进入,郝喜娥的腿因从马上掉下来再次摔伤,她承认这场输了,她明知道第三场比酒还要喝,郝喜娥坚决要喝那酒,郝喜兰看着她那样喝酒就认输了,喝多了的她醉了过去。等郝喜娥醒来后郝喜兰叫她姐了,郝喜兰同意将粮食还给八路军,她因此也得了的补充。郝银锁准备向龟尾申请一些来做维护会的防护用,郝喜娥不赞成对田双全采取行动,她知道他这几个月以来没做什么恶疾。关有为对于郝喜娥放不下田双全感到一些醋意,他搬着行李去了学堂住。关有为带着维持会的人去田家要粮食,田双全正好回到家中,他们要动手时被郝喜娥阻止,郝喜娥向田福元表示了歉意。

  同一天,周恩来携李克农到达肤施(延安),与张学良及王以哲在一所教堂秘密谈判,双方在抗日这一民族大义上达成一致,中共也将“抗日反蒋”调整为“逼蒋抗日”。杨静安探得红军总部驻扎在石楼县罗村的情报,阎小川派钱继武率一团前去袭击,杨静安安插亲信警备队长参加夜袭。已经倾向红军的钱继武设法向白维明密报信息,指令洪剑波独立团严阵以待,打胜了这场特殊的保卫战。

  生俘了敌警备队长和部分士兵。在中央军和晋绥军重兵合围的严峻形势下,、彭德怀从容指挥红军在运动中突围,右路军北上从永和、大宁、吉县方面打开缺口,贯通了与陕北后方的通道。左路军向大麦郊一带转移,洪剑波率部配合十五军团二二三团作战,活捉了郭登瀛团长。阎锡山忧心忡忡,又接到晋绥军在中阳县溃败的电报。、彭德怀为十五军团连战连捷,此次又俘获敌团长郭登瀛而兴奋。

  为适应十五军团扩军之需,总部电告右路军、中路军和陕北大后方为其输送新兵。过河不久的二十八军向中阳县三交镇发起进攻,刘志丹在战斗中不幸中弹牺牲,痛心疾首,全军上下为之悲泣。周恩来悲痛欲绝,亲笔题词“群众领袖,民族英雄”,对刘志丹进行褒奖。不久,红一军团一师攻占吉县。

  洪剑波看到红军医院断了麻药,与白维明协商,决定三进石楼城通过钱继武搞药,并策划钱继武起义。不料白维明在进城途中遇阻,洪剑波和白维明分手前,商定尽快完成钱家那批药材、布匹的购买和运输任务。洪剑波终于答应春妮当自己的婆姨。钱耀祖迫于形势和日商木村盯上这批货物的情况,决定尽快将秘藏在黄河第一湾禹王庙的一批药材、器械和布匹捐给红军。与白维明商定,红军按政策购买钱家这批药品器械和布匹,为了不给钱家留下“通红通共”的后患,策划了一套提货和运往陕北的方案。程子华将俘获的晋绥军郭登瀛团长带到总部,以礼相待做统战工作,托他回到太原给阎锡山捎去三句话。白维明去黄河第一湾禹王庙安顿看庙师傅,被跟踪的木村发现,行迹鬼祟的木村又被晋绥军一部抓获。罗村一役被俘的警备队长释放了,钱继武按规定将其关进反省室,杨静安前来训导闹了个难堪。红军在作战间隙中整训,各部队扩红、筹款成果累累,、彭德怀对一军团的本位主义提出批评。

  白维明回到张家塔,按照策划的方案,说服钱耀祖给杨静安写了一封假意与杨做这笔生意的信,既避钱家“通红通共”之嫌,又让杨县长对钱继武不再纠缠缓下毒手。白维明把信交给钱继武并说明此举的真相。面对杨静安的怀疑和危害,钱继武筹划率团起义,并为红军提取这批紧缺物资提供帮助。钱继武将父亲写给杨静安的信让阎小川看。而此时,洪剑波独立团正奉命布下天罗地网,等候着晋绥军和杨静安落网。

阅读次数:
 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